• <var id="a0tte"><sup id="a0tte"><noframes id="a0tte"></noframes></sup></var>
  • <input id="a0tte"><button id="a0tte"></button></input>
  • <input id="a0tte"></input>
  • 鳳凰歷史出品

    鳳凰獨家|馮侖曝馬克思手稿拍賣細節 做生意也靠馬哲

    2018-05-22 16:25:09 鳳凰網歷史 張小貘 王詩云

    編者按:5月21日晚,企業家馮侖收藏的馬克思及恩格斯親筆手稿亮相拍場。拍賣行介紹,這兩件拍品均為國內首次上拍。馬克思《倫敦筆記》手稿一頁以30萬元起拍,最終以333.5 萬元成交;恩格斯手稿一頁以10萬元起拍,以166.75 萬元成交。鳳凰網歷史頻道特邀馮侖接受獨家采訪,聊一聊他收藏馬克思手稿的淵源和故事。

    特邀采訪員:張小貘,撰稿:王詩云

     

    馮侖接受鳳凰網歷史頻道獨家采訪

    馬克思主義一點都不高深也不玄幻

    馮侖曾說,自己是馬克思的“超級鐵粉”,那么究竟是馬克思的什么人格特質打動了他?馮侖向鳳凰網歷史回憶:“崇拜一個偶像有很多條件,第一個條件,就是在你人生剛剛開始覺醒的時候,你心里會描繪一個了不起的人。這個時候你正好碰到他了,他就成了你的偶像。在我十四五歲時,我父親是做宣傳工作的,當時他也看馬克思的一些書。所以當我十五六歲的時候,他就老跟我說要看《共產黨宣言》,又給我找了梅林寫的《馬克思傳》,這都是文革時候出版的,我那會兒書特少,我也就看了那個書。如果你當時給我一本《圣經》,我就信了上帝。因為十四五歲的一個小孩,你給什么我信什么,所以我父親對我不斷地講,說要看十遍,看一百遍,我說這玩意挺重要。

    所以我從那時開始就不斷地看馬克思,但那時看和后來看,有點不一樣,人對偶像的認識是隨著年齡、環境變化在發生變化的。所以從十五六歲,一直到我上大學生這段時間,對馬克思是無限地崇拜,無條件地信仰。但是改革開放以后,我上大學了,審視更多的思想后,把馬克思主義放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來看,又會有不一樣,既看到了它特別有價值的意義,同時也看到它在不同思想交鋒中,所代表的某一種特定人群,比如說它代表工人,所謂無產階級。在馬克思之前也有一些思想代表,那么你就會去思考這件事情。在這個過程中,你對這個偶像的認識、定格,就變成理性的,一旦變成理性的,別人就拿不走了。如果只是從情感層面,因為偶爾讀了這本書崇拜一下作者,那過兩天就換人了,就像我們現在看小鮮肉,一茬一茬換。

    我在中央黨校讀研究生之后,讀了很多馬克思的原著,又經過各種思潮的比較,當我做生意以后,這種思想、學習一直影響著我,也影響我很多思考。我后來在機關、中宣部、國家體改委工作,跑過很多地方,直到我從1989年開始做生意,到現在也快30年了,在這個過程中,經常有人問我,馬克思主義對你做生意到底有什么幫助?我覺得幫助非常多,因為我的思想教育體系,一直是沿著正統的馬克思主義者教育出來的,我也確實從心底接受了馬克思的一些基本原理。我講個最簡單的,歷史唯物主義,人怎么樣從吃飯、睡覺開始談事,這就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一點都不高深,也不玄幻,它就是從歷史唯物主義講到國家的起源、階級、政黨,無產階級革命、使命這些東西。

    做人做事做生意管理企業都遵從馬克思主義

    從不同角度來說,我覺得我做生意,研究自己吃飯,研究經濟發展,這就是馬克思主義。當然,在馬克思的很多著作里,他的哲學、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三個組成部分有三個來源,哲學思想來源就是黑格爾辯證法。其實在中國古代,《老子》、《莊子》里也有辯證法,實際就是講,看問題要從相輔相成的角度去看,也就是從事物的正面反面,去看它的矛盾以及它們之間的互動、轉化,這就叫馬克思主義,后來毛澤東也講的是這些東西。直到今天,我考慮問題的時候,這些東西都會影響到我。這種唯物主義思考問題的方法和辯證思維的方法,對我們做生意和企業管理,無疑有很大幫助。”

    說起企業管理的過程,馮侖向鳳凰網歷史談到,馬克思主義的哲學也對他有很多的幫助:“比如開玩笑說控制風險,在《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里都有講到,有百分之幾百的利潤時,資本家就會鋌而走險,這是一個特別著名的論斷,所以我就老說,我現在管理這么多企業,我可不能鋌而走險。

    反過來說,在原始積累的時候也有批評:“資本來到人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流著鮮血和骯臟的東西。”那我也總在想,我們作為改革開放以后的企業家,在資本發展時,能不能堅守我們的社會責任,在企業發展的同時,能不能更好地兼顧到社區利益相關者,能不能不滴著骯臟的血,而是滴一點甜蜜的、干凈的、清新的東西,所以我有時會走反面,提醒自己。其實我是非常開闊地來看這個事情,我做生意以后,對馬克思主義最大的了解,就是對它有三方面特別重要的比較。

    第一個是書本與現實的比較。《資本論》里講的那一套資本,尤其是馬克思早期經濟資本論第一卷里講的貨幣的功能,價值尺度,流通手段等等,我做生意以后,就在理論和現實間有了比較。

    第二,我看到了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的傳播,以前我只知道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影響,現在我也知道,馬克思主義在全世界的影響力,以及它所影響的方方面面。

    第三,我更看到了馬克思主義誕生以來,特別是這一二百年里,關于未來社會和不同社會制度構想的比較。其實馬克思主義產生的一個重要背景,就是工業革命以后,社會經濟發展趨勢呈現出兩方面,一方面是勞動生產率大幅度提高,財富涌流,這是好的方面。另一方面,社會出現了許多問題,羊吃人,工人沒房子住,苦不堪言。

    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人類就產生了兩種思考,一伙人替工人思考,要解決社會公平問題,這伙人以馬克思為代表,思考以后寫出了《共產黨宣言》;還有一伙人站在效率、財富創造、累計這方面思考,寫了本書叫《資本家宣言》。也就是說,同樣的技術進步帶來了社會的兩方面,有人說好,有人說不好,有人看見了效率,有人看見了公平。

    另一方面,光講效率也會帶來一些問題,比如經濟危機和收入差距。公平和效率最后怎么平衡?慢慢經過這一百年,大家意識到,要找到一個平衡,我認為,新加坡和北歐都找到了這個平衡點,所以這兩個地方就非常好。這兩個平衡點在于,生產過程一定要講效率,在市場經濟中,可以用資本主義的辦法,但公共政策、社會制度、社會政策,可以用馬克思的辦法,就是講公平,福利,照顧到窮人。新加坡就是這樣的,創造財富的過程用資本主義,分配財富的辦法用社會主義,北歐也是這樣,所以這兩個地方接近“天堂”,凡是不按這個辦法來,只固執在其中一端,都不理想,生產過程要公平,分配過程也要公平,就變成了烏托邦。

    中國也是這樣,如果固守純粹的資本主義那套行政、效率,就會犧牲很多勞動者的權利,也會給社會帶來很大的不穩定,讓人有很多不美好的記憶。所以這兩件事,一定要像新加坡和歐洲一樣,找到一個結合。所以北歐叫“福利的資本主義”,也有叫“人民的資本主義”,也就是說,它既有資產過程的資本主義,又有財富分配和社會制度,叫公共服務方面的社會主義。比如新加坡,新加坡的每一個人都有新加坡的股票,每人都有一個賬戶,里邊有股票,有錢,這是社會主義。但是生產過程中一定是照顧雇主的,因為雇主帶來了經濟、發展、就業、稅收,這個制度安排就很好。所以我說這有一個比較,這種比較很重要,書本的比較,理論和現實的比較,中國和外國的比較。另外,還有馬克思主義和非馬克思主義的比較。我今天就看清了很多未來社會發展的路徑,我認為比較理想,所以也就釋然了很多。

    馬克思主義是開放發展的體系,可以不斷進步甚至超越

    當鳳凰網歷史問到中國的年輕人應該如何重讀馬克思主義經典,馮侖覺得,“現在要重讀馬克思主義,就必須有這三個比較。否則在封閉體系里讀,會讀出問題,讀成呆傻。習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時講,馬克思主義是開放的、發展的體系,就是可以不斷質疑,可以進步,甚至可以超越的。如果馬克思主義是封閉的,不可超越的,不能質疑的,那不成宗教了嗎?我23歲,在中央黨校讀書的時候,寫了一篇文章,導師說這不能改,那不能改,我有點迷糊,就問了導師一個問題,馬克思主義到底是科學還宗教?他說,是科學啊,肯定是科學。我說,科學是一代比一代強,那我有沒有可能超過馬克思呢?他說,你怎么敢這樣想呢?我說,那我不能這么想那我怎么想,一代不如一代,越讀馬克思越感覺自己差,這不成了宗教讀《圣經》,我永遠不敢超越上帝?他想想也是,但是這你慢慢琢磨吧,好像有點道理。后來我就說,如果馬克思主義是個開放發展的體系,還要接受中國化的考驗,那么它就是進步的,變化的。在我們學習的過程中,也應該保持著開放的態度,吸取它基本原理的同時,在有疑中不疑,在某些問題上提出、發現它與現實、未來發展、科技發展不符的地方。

    我記得在黨讀書校的時候,學習馬克思主義特別強調”三基本五當代“,其中一個就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我覺得,如果當下學生愿意學習馬克思主義,主要是學習基本原理,另外就是在開放的體系中思考,在理論與現實,中國與外國,馬克思與非馬克思的比較中,掌握這些基本原理。如果你是領導者,那怎么把這些基本原理運用到當代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實踐中,怎么完善我們的經濟政策,怎么讓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能和世界整體文明進程走在一個大陸上,這才是最重要的。”

    中國大陸是馬克思追隨者最多的地方,他的手稿應該留在這里

    臨近采訪的尾聲,鳳凰網歷史好奇馮侖是通過怎樣的機緣巧合獲得這份馬克思手稿,馮侖興奮的語氣中帶著一些得意:“我有這樣一個標簽,我屬于商人里唯一系統的‘馬克思原教旨主義’的學習者,也是追隨者。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是亞洲最大的影像作品收藏家,秦風先生,我們是1988年認識的,有30年了,因為有這樣一個歷史的交往和友誼,他有一天很興奮地來跟我講,‘我給你一件東西,你一定會喜歡’,我問是什么東西?他說是馬克思的手稿,我突然就挺興奮,相當于你念了一輩子《圣經》,突然有一本原稿,那你等于見到‘真神’了。所以我就很興奮,他把手稿拿來給我看,我問,這是真的假的?他說是真的,是日本的一個藏家賣給他的,有贈書,有日本藏家收藏的過程。他還說,你要是特別喜歡,我還送你一個恩格斯的手稿。我說,這還買一送一,太好了。

    他說:‘我見到這份手稿的第一眼就想到,第一,這么珍貴的手稿,不應該放在日本藏家手里,應該放在中國大陸,因為中國大陸是馬克思的追隨者最多的地方,中國共產黨是依據馬克思的思想建立了全球最大的執政黨,中國經濟又這么發達,它應該放在中國。第二,我相信,在中國,又應該把手稿放在你手里。你又懂,也有這個能力,給你是最合適的。’我說:‘也是,假如你給我某一位藝術家的特別的畫,我不一定馬上就興奮,會猶豫猶豫,但手稿我沒猶豫,拿來吧。’我就從秦風手里直接買了。”

    馮侖還向鳳凰網歷史介紹,“在中國能夠收藏馬克思寫作的原稿,而不是一般的書信,這也是馬克思誕辰200年唯一一份手稿,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收藏,對于研究馬克思的思想也很有意義。這份手稿是倫敦筆記中的一部分,在馬克思寫《資本論》時,一共有24本筆記,這是其中一本里的一頁,這一頁一直遺失,一直有人在找,上面有很多關于教育的技巧、技術,以及恩格斯的手稿,包括軍事的內容,作戰的戰役與總結,所以這份手稿,對于研究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生平,都有很大幫助。”

    馬克思《倫敦筆記》手稿一頁(摘自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恩格斯手稿一頁。

    在這張手稿中,恩格斯詳細分析了一場圍攻要塞的戰役,從內容上看很可能是克里米亞戰爭期間英法聯軍強攻塞瓦斯托波爾要塞的戰役。這篇文章應為恩格斯1862 年11 月給《軍事總匯報》(AllgemeineMillit?rZeitung)的供稿。(摘自微信公眾號:馮侖風馬牛)

    至于為什么將這么珍貴的一份手稿,選在這個時間點拿出來跟大家分享,馮侖發揮了他一貫的幽默本色:“說個熱鬧話,感謝黨中央,感謝全國人民,感謝CCTV,感謝社會,我每天都在出差,我看一會兒電視上開個大會,一會兒習總書記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演講,一會兒央視說,一會兒報道,都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我就想,我這兒還有一件寶貝呢,正好我還在做公益,那我就把它拿出來,所得的一部分也可以支持阿拉善的公益環保,也可以支持秦風的收藏,一舉好幾得,所以這份手稿是被大家呼喚出來的珍品。”

    責編:馬鐘鸰 PN018

    鳳凰歷史精品欄目

    進入欄目首頁

    鳳凰歷史官方微信號

    用歷史照亮現實
    微信掃一掃

    推薦閱讀

    • 蘭臺說史
    • 重讀
    • 觀世變
    • 現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