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a0tte"><sup id="a0tte"><noframes id="a0tte"></noframes></sup></var>
  • <input id="a0tte"><button id="a0tte"></button></input>
  • <input id="a0tte"></input>
  • 大參考 No.417
    No.417

    北京戰略界大討論系列四
    面對特朗普 中國要做到兩點

    作者:楊毅 時間:2018年4月2日
    為競爭對手的中美格局,對中國的國家安全和發展意味著什么?

    在第三界太平洋證券“一帶一路”內部論壇上,中美戰略知名學者楊毅將軍判斷,中國今后面臨的壓力會更大,挑戰也更加嚴峻;同時,美國戰略收縮,也給中國讓出了更大空間。這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所說的“兩個十分”:前景十分光明,挑戰也十分嚴峻。

    本文為楊毅將軍撰文下半部分。

    這個問題今后還會越來越突出

    在當前中美關系正經歷拐點之際,楊毅在第三界太平洋證券“一帶一路”內部論壇上闡述最新觀點。?

    先看挑戰。之所說壓力會增大,原因有兩個,一是由于中國自身發展強大,國際影響力增強,引起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以及周邊國家的疑慮和警覺;第二,國際大環境發生變化,恐怖主義威脅相對下降,大國競爭因素在國際關系互動中的比重上升。

    在過去二十年,特別在911之后,美國把過多戰略資源用于反恐戰爭(特別是打了阿富汗與伊拉克兩場戰爭),導致自身傷筋動骨。與此同時,中國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發展迅速,2008年金融危機成為一個轉折點。此后,中國的亮麗“成績單”引發了一些國家的“羨慕嫉妒恨”,中國成為一個新的聚焦點。這個問題在今后還會越來越突出。

    盡管美國把競爭重點放在中俄兩國,但在中俄之間,中國又是重中之重。美國對中國形成挑戰的看法是全方位的,除了雙邊,還包括印太、歐洲、中東、南美等地區,而視角更觸及各個領域,如政治、發展模式,十九大召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世界各國的吸引力增大等等。當然,中國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也讓西方國家感到緊張。

    在這種背景下,西方的防范甚至打壓恐會增強,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并購,也可能會遇到更大阻力,其中有些是“非經濟因素”,包括形形色色的政治干預,以各種借口,如“國家安全”等因素加以阻撓。因此,中國海外投資,包括“一帶一路”的政治、經濟成本有可能會提高,對此中方需要給予足夠重視。

    另一方面,美國的戰略收縮,頻頻“退群”,也給中國讓出了更大空間,給了我們拓展國家利益、有所作為的更大機遇。不單單是周邊,亞洲、非洲甚至拉美和歐洲,都在期待搭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首相特雷莎.梅的訪華,都體現了這種機遇。如果把握得好,中國的戰略空間和回旋余地會增大,關鍵要把握住機遇,善于進行戰略運籌。

    天下不會大亂 大方向沒有變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女兒伊萬卡。

    面對新格局、新形勢,中國的戰略選擇是什么呢?

    盡管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有時候會讓我們措手不及,但是天不會塌下來,大的世界潮流和時代主題并沒有改變。微觀上看,就如拿著顯微鏡觀察,天下亂象叢生;用望遠鏡來看,和平與發展卻依然是時代主題。經濟全球化、政治多極化、國際關系民主化,并沒有改變。

    美國和西方國家主導國際事務的能力,總體上來講大不如從前,而且各種矛盾錯綜復雜,政治(包括安全、軍事)、經濟兩大領域的“二元結構”現象使得大戰略力量在重大國際政治、經濟等議題方面組合陣營不同。中國戰略迂回空間還在擴大。

    美國主導國際事務的能力相對下降,特朗普改變了行事風格,不像以前那樣更多地利用國際機制,而是更加直接注重“結果”的謀取和現實的利益。這并不意味著以往美國對國際機制是“大公無私”,其實那也是實現美國利益的一種途徑。

    特朗普更加關注把美國自己的事情辦好,讓美國人得到“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利益。這就導致了對國際秩序、國際規則的一定沖擊,讓美國的盟友感到茫然。美國把中國當作競爭對手(美國從來沒有把中方當成伙伴,特別是平起平坐的伙伴,包括在冷戰時期,那只是對付前蘇聯的借用力量,當然我們也是借重美國的力量來降低前蘇聯對我們的軍事威脅),但是競爭對手并不必然意味著成為對抗的敵手,競爭并不意味著必然要導致沖突,特別是軍事沖突。但是不可否認,其中存在著很大的風險,處理不好會導致矛盾激化,發生沖突,甚至軍事沖突,我們一定要做好軟硬兩方面的準備。美國的“退群”,中國要不要“填補空白”,成為國際社會新的“旗手 ”?

    面對特朗普“發飆” 中國要做到兩點

    中國一定要善于守拙,謙虛謹慎,一步一個腳印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一帶一路”倡議,都要注重實效、不圖虛名,特別不要為了“一帶一路”而“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是手段與途徑,而不是目的,更不是旗幟。推進“一帶一路”是為了促進區域經濟合作與拓展經濟發展,不建議將所有東西都放在這個籃子里,要順其自然,講求實際效益,防止“假大空”、“面子工程”。對外投資,更不要沖動,認真汲取日本的經驗教訓,防止海航等對外并購的教訓(損失的不是小數字)。

    另一方面,要認真落實十九大確定的各項任務,貫徹治國理政的14條方略和13項戰略任務。包括經濟結構調整,依法治國,深化國防與軍隊改革。

    面對特朗普的“發飆”,中國要做到兩點:一不要怕,二不要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沉著應對、進退有方。當前重點是搞好中美關系互動的風險防控。

    具體而言,中方應把握住以下幾點: 一,中美兩國力量此消彼長趨勢的競爭不會停止,“發展是硬道理”,搞好自己的內部建設,“以時間換空間”;二,戰略目標要堅持,無論多么大壓力與阻力都毫不動搖;三,戰略戰術要適時調整、靈活機動,特別是針對美國的軟肋“扎針灸”;四,手段要多元化,搞好戰略資源的綜合運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國際舞臺、官方、民眾、全球治理);五,要堅持“持久戰”,腳踏實地“切香腸”式地謀求中美力量的相對戰略平衡。

    鳳凰大參考文章獨家出品,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姓名,違者必究。

    楊毅

    中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所長,駐美使館原武官,海軍少將 ,中美戰略著名學者。

    二維碼

    大參考

    掃描微信

    關注微信公眾號

    鳳凰大參考出品

    總策劃:鄒明 監制:易心

    欄目合作:[email protected]

    下一篇

    楊毅:不要低估不靠譜的特朗普

    特朗普上臺一年多以來,推行的各項政策正在改變美國。從某種意義上講,也在改變世界。美國政策的調整牽動世界全局,影響極大。美國戰略走向是我們進行戰略判斷和戰略決策的重要參照。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