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a0tte"><sup id="a0tte"><noframes id="a0tte"></noframes></sup></var>
  • <input id="a0tte"><button id="a0tte"></button></input>
  • <input id="a0tte"></input>
  • 大參考 No.420
    No.420

    北京戰略界大討論系列七
    中美將在三個領域爭奪

    作者:朱成虎 時間:2018年4月12日
    前,中美關系正面臨較為艱難和復雜的時刻,中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前副所長、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在堅持此前判斷(中美之間攤牌是大勢所趨)的基礎上,進一步總結,未來中美爭奪可能主要集中于三個領域。

    樂見特朗普連任

    朱成虎(中)與沙祖康(左),以及著名時事評論員洪源。?

    中美關系格局建立在中美力量對比基礎之上,中美力量對比總趨勢為中國上升、美國相對下降,該趨勢目前沒有改變。而且,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也不會改變。

    在這種狀況下,筆者將樂見美國總統特朗普連任,而特朗普當前也正為此努力。

    我們可以看到,特朗普的一系列對外主張,包括即將進行的朝美會談、推出涉臺強硬政策等等,都是在為連任做準備。所以在這段時間里,對中美關系并不十分悲觀,因為特朗特是一個生意人,講的是利益,中美之間有太多的利益可以交換。不過,七年前,筆者就曾表示過對中美關系不樂觀的看法,現在從長遠角度講,更加不樂觀,中美關系攤牌是大勢所趨。據此判斷,未來中美之間的爭奪,可能主要集中在以下三個領域。

    第一,臺灣問題 將變得非常突出

    目前美方已出臺兩個涉臺法案。不久前,“臺灣旅行法”在美參眾兩院無異議通過,這項法案鼓勵臺美所有層級官員互訪;此外,去年12月,特朗普簽署國防授權法,內容包括考慮美臺軍艦互訪可行性的條款。

    這兩項法案被外界視為是臺美關系一大進展。

    中國駐美公使此前發出警告,“美國軍艦抵達高雄港之日,就是解放軍武力解放臺灣之時”。話既至此,期待中國政府會有某種實際行動來支撐宣誓,否則美國人可能將一步步緊逼和壓迫。

    另外一個需要設想的問題,假如將來臺灣領導人到訪美國不再是“路過”,也不再避見政治領導人;同時,美國大量高官到訪臺灣。那么,屆時中方拿什么應對?需要有提前的考慮和備案,因為“法案”非兒戲。

    實際上,對于解決臺灣問題,中方的手段比過去要多得多,而現在的領導人決心也比過去堅定得多。

    第二,安全領域 明暗問題都存在

    著名地區安全與軍控專家沈丁立(左)與朱成虎。

    除了臺灣地區的考量外,安全領域更重要的是朝鮮半島問題。對此,外界可以放下心來,保持定力,這是一個誰都談不出結果的問題。對于目前關注度極高的朝美首腦會面,雙方實際要跨越的難度都是難以想象的。特朗普此舉姿態,主要目的仍是為大選做準備。

    最后是南海。目前來看,美國軍隊所能折騰出的花樣,已經大致如此。未能看到還有進一步的挑釁。

    不過,在安全領域有一個隱藏的問題不可忽視,即中美之間的軍備競賽。

    中國人不常、也不太愿意用這個詞,但實際上這是客觀存在的。從1996年臺海危機開始,中美之間就存在著軍備競賽。對此,中國要選擇方向、重點突出,即做到擁有讓美國無膽介入臺海沖突的手段,這就足以。中國沒有理由與美國爭高低,謀求優勢,這也是不可能的。

    第三,金融領域 幕后行動最令人擔憂

    中美在金融領域的爭奪,最重要的是人民幣國際化。美國人現在最擔心的并非貿易問題,因為這是好解決的問題。目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要中國減少一千億美元貿易逆差,這也是一個談判手段,筆者認為并不重要。關鍵還是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是對美國根本性的挑戰,因此在這一問題上,中國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其次,在中國海外利益擴張過程中,也需要有足夠的準備,這是涉及地緣戰略格局的挑戰,并且將長期存在。以下為非洲的具體事例。

    鋰是新能源時期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目前中國某公司正在非洲開發鋰礦。過程中,美國某部門的人不請自來,告知該公司“礦不是你們中國的,你們在這里介入太深了,你們不能開發這個礦”。

    公司負責人則回答,“我是生意人,我不講政治,也不懂政治,但這個礦勢在必得,因為已經投入巨資”。美國人又說,“這個礦是世界的”。而這位公司負責人堅持,“世界的也是中國的,中國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我們為什么不能搞?”得到的回答仍是“你們不能搞”。

    美國公開站出來阻止企業行為,這本身就是很致命的一件事。可以預見,將來在“一帶一路”實施過程中,筆者雖不擔心所謂某些聯合對抗“一帶一路”的倡議,更擔心的是美國人的幕后行動。

    筆者認為,在特朗普任期內,這以上幾點正是中方需要特別關注的地方。

    鳳凰大參考文章獨家出品,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姓名,違者必究。

    朱成虎

    中國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原副所長,少將。著名軍事戰略與中美關系學者。

    二維碼

    大參考

    掃描微信

    關注微信公眾號

    大參考出品

    總策劃:鄒明 監制:易心

    欄目合作:[email protected]

    下一篇

    沙祖康:中國終于夠資格 成為美國對手

    中美關系經歷前所未有的逆風之際,中國戰略界的密集關注不言而喻。《大參考》獨家推出多位著名戰略學者在太平洋證券第三界“一帶一路”內部論壇上的最新判斷,久經外交談判戰場的知名外交官、聯合國前副秘書長沙祖康,針對眾人分析,再次進行精辟點評。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平台_凤凰彩票官网